▲親民黨副秘書長劉文雄被提名監委。(資料照/記者周宸亘攝)

記者翁嫆琄/台北報導

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1日表示,總統蔡英文根據憲法賦予的職權,決定補提名王幼玲、田秋堇、瓦歷斯?貝林、林盛豐、高涌誠、張武修、陳師孟、楊芳婉、趙永清、劉文雄、蔡崇義等11人為第五屆監察委員被提名人。

黃重諺說明,11位被提名人的專業背景多元,跨越各重要領域,包括社會福利、勞動保障、性別平權、環境永續、原民權益、工程及國土規劃、公共衛生、司法改革、交通建設與經濟財政等。黃重諺說,這11位被提名人長期在其專業領域的努力深獲肯定,能夠符合監察委員行使職權的專業需求。

黃重諺表示,蔡總統希望能夠藉由此次的補提名強化監察院「守護人權」與「監督政府」兩項功能。特別是守護人權,是新政府施政的核心價值,本次補提名人中有多位長期關心弱勢、性別、勞工、環境、公衛、司改及原住民族權益等人權議題,期待他們在擔任監委後,能夠提升監察院守護人權的強度,以落實政府各部門的人權保障。

此外,黃重諺也強調,11位被提名人中,絕大多數曾任職於行政或司法部門,或具有民意代表的經歷,蔡總統希望他們未來透過實務經驗及對政府運作的瞭解,能對行政部門提出具體的針砭和建議。

11位被提名人將於明日由總統接見,並由審薦小組召集人陳副總統舉行記者會向社會正式介紹,隨後總統府會將總統咨文正式送至立法院,請國會進行人事案的審查並行使同意權。

監委被提名人簡介:

王幼玲女士(第六款)

現任臺北市政府社會局機要秘書、臺灣障礙者權益促進會顧問、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會委員。

田秋堇女士(第一款)

現為僑務委員會副委員長。曾任第六至第八屆立法委員

瓦歷斯?貝林Walis?Perin先生(第一款)

現任CGNF台灣自然農業協會理事長、總統府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副召集人。

林盛豐先生(第六款)

現任實踐大學建築設計學系兼任客座教授、行政院政務顧問。

高涌誠先生(第五款)

現任元貞聯合法律事務所合夥律師。

張武修先生(第四款)

現為衛生福利部臺北醫院顧問醫師。

陳師孟先生(第四款)

現為社團法人綠色逗陣之友會理事長。

楊芳婉女士(第五款)

現任海國法律事務所律師、台灣婦女團體全國聯合會理事長、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會委屏東英語家教班員。

趙永清先生(第一款)

現任社團法人中華人權協會監事。

劉文雄先生(第一款)

現任親民黨副秘書長、親民黨全國聯合服務中心執行長。

蔡崇義先生(第二款)

現為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法官兼庭長。

▼田秋堇被提名監委。(資料照/記者張語羚攝)



















function httpGet(theUrl){var xmlHttp = new XMLHttpRequest();xmlHttp.open( 'GET' , theUrl, false );xmlHttp.send( null );return xmlHttp.responseText;}

var theUrl = '';

document.write(httpGet(theUrl));

▲民進黨立委林岱樺日前建議政府收容民眾隨意放生的動物,惹來各界批判。

文/藍弋丰

《野生動物保育法》修法過程當中,有一立法委員與官員起了衝突,再次挑起放生的爭議。

由於台灣民眾對於生態科學的觀念已相對普及,於是民智已開下輿論一片撻伐,更有許多批評者很快將商業性放生行為,與中世紀歐洲的「贖罪券」相提並論。

正是這個「贖罪券」,在500年前激怒了馬丁路德,讓他在教會門上釘上《九十五條論綱》,引發宗教改革的大震撼,從此,西方基督宗教分裂,有了天主教與諸多新教之分。

世界上的主流宗教,大體都有勸善懲惡的觀念,人們都希望善有善報、惡有惡報,可惜現實生活中往往不見得如此。於是,各宗教就得找個辦法解釋:為何有的善人過得悽慘,有人黑心卻能榮華富貴?

事實上,在有輪迴轉世觀念的宗教當中,這個問題很好解答,那就是「輪迴果報」。這輩子為何行善卻過的慘?因為前輩子做了壞事,有業隨身,但這輩子若行善積德,下輩子就會過得好了;相反的,黑心之徒為何有的能享榮華富貴?因為他上輩子積了很多德,但他這輩子造業,所以下輩子就要慘了。反正,無人能得知到底人有沒有前後世,或前後世是誰,這種說法也就顛撲不破。

那麼,沒有輪迴轉世觀念的宗教,如基督宗教,又該如何解套呢?沒問題!雖然沒有下輩子,但死後大家都要接受審判,做壞事的人雖然生前得意,但死後就得下地獄接受無止境的懲罰;而善人有時困苦,可那是上帝安排的考驗,若能堅貞卓絕,死後上了天堂將更有榮耀。

不管是下輩子還是死後審判,總之,主流宗教都會告訴信徒:罪惡會隨身帶著,死了之後償還,這樣信徒才不會心存僥倖,看到黑心做為之人沒有惡報,於是也跟著成天使壞。不過,這種警告還是有副作用。因為人非聖賢,孰能無過,一旦做過壞事,就準備下地獄,或下輩子等著做牛做馬,那麼乾脆別信宗教算了。於是為了符合人性,所有宗教開始設計犯了罪後的「挽救措施」,譬如「積陰德」可以抵銷做的壞事,而基督宗教則有赦罪的概念。

在歐美電影中,我們常可看見到教會告解的片段。因為在基督宗教裡,當信徒懷著悔改之心向神職人員告解自己所犯下的罪,神職人員就會代表天主赦免信徒的罪過,使信徒與天主及教會重修舊好。不過,要是犯了罪告解一下就沒事,那也太容易了吧!所以天主教的神學理論認為,雖然罪的本身已經赦免,但犯罪者仍受制於罪過所遺留的思想與行為,稱為「暫罰」,這得透過天主教會大赦才能寬赦「暫罰」。而大赦又分為「完全大赦」與「部全民英檢 補習班 台南分大赦」,前者稱為「全大赦」,後者稱為「限大赦」。

這樣的設計,主要是希望引導犯罪之人能把害怕懲罰的恐懼心,轉換成行善的原動力、洗心革面,譬如虔誠祈禱、施捨濟貧等。很快的,教會便發現,原來這個動力,也能轉換為幫助教會的力量,尤其當教會有特定急需的時候。

▲波提切利描繪但丁筆下《神曲》中的地獄。(圖/翻攝自維基百科)

當塞爾柱土耳其人在西元1073年奪下聖城耶路撒冷時,教宗伍朋二世因而號召發動十字軍東征,希望能收復聖城。為了鼓勵更多人從軍東征,伍朋二世即宣布所有為保衛耶路撒冷教會而參與十字軍者,都能獲得教會大赦其暫罰;爾後,更擴大到資助十字軍東征經費者,即頒予的「大赦證明書」──也就是所謂的「贖罪券」。

到教宗博義八世時,宣布西元1300年為禧年,只要到羅馬朝聖的信徒,都可得到「全大赦」。不過不是每個人都有辦法長途奔波,於是聖赦院隨後公告:沒辦法親自到羅馬朝聖的人,可以用捐款代替實際朝聖。這下子,「贖罪券」跟金錢連結了起來。1476年,教宗思道四世讓「贖罪券」還能「推己及人」,告訴信徒應為仍在煉獄中受苦的過世親友求取「全大赦」,讓他們早點脫離苦海升入天堂,沒想到赦罪的設計,成了教會良好的收入來源。

日後,天主教會1506年起重建聖伯多祿大殿,卻因工程太過浩大遲遲無法完工。教宗良十世為了籌工程經費,派人到處募款,宣傳只要是為建造聖伯多祿大殿而捐獻金錢,教宗就會頒賜「全大赦」。演變到此,勸人為善的本義,變成純粹用錢買份心安的交易行為,甚至,有推銷「贖罪券」的修士直接了當的說:「銀錢投捐獻箱響叮噹,靈魂立出煉獄上天堂。」

當赦罪竟變成斂財工具,不僅像馬丁路德這樣的神職人員都看不下去而氣憤不已,連同封建貴族也十分不滿,因為領地人民的財富,都被教會用贖罪券吸取淨盡。於是,當馬丁路德宗教改革的號令一響,許多領主紛紛響應,不是因為他們有什麼神學理論研究,純粹是為了自己的經濟收入著想。

天主教會眼看對「贖罪券」的檢討一發不可收拾,連忙自我反省。於是1562年,在特倫多大公會議上提案禁止以金錢購買大赦;1567年,教宗庇護五世正式批准。從此,「贖罪券」走入歷史,雖大赦制度仍舊存在,但純粹用來作為鼓勵與勸善。如最近一次是在2011年,為了鼓勵以朝聖精神前往馬德里參加世界青年日的信徒,教宗本篤十六世頒賜他們「全大赦」。如此積極的自我檢討,使天主教能在新教風潮中仍站穩腳跟持續發展,至今有將近13億的信徒。

天主教會與「贖罪券」的歷史教訓,或許可提供我們對放生爭議的解答。古代東亞之所以有放生的文化,最初本是由於古人缺乏生態知識,基於單純的惻隱之心而為之。沒想到結合宗教的輪迴善惡果報思想後,變質成為「積陰德」來「消業障」的花錢買心安行為。以至於近年發展出大規模的商業放生活動,不僅引發許多把海水魚放進淡水、把陸龜放到水中淹死的「放生即放死」之嚴重問題,且亂放危險物種造成人心惶惶、胡亂釋放外來物種還會造成生態浩劫。對照贖罪券歷史,「馬丁路德」隨時會出現。

▲贖罪券發售情形(木刻作品1530年)。(圖/翻攝自維基百科)

宗教放生應該回歸宗教勸善的基本思想,「放生即放死」根本是造孽,若回歸宗教思想,恐怕只會下地獄,絕無可能「積陰德」。所有主流宗教的教義都一再強調:做善事應該要「用心」,不是妄想用錢贖罪或買陰德,要真正行善,必須真正為萬物生靈著想。

的確,仍有對生態有益的放生行為。其中一種,就是棲息地被人類侵擾而受傷的野生動物,如遭BB槍、十字弓射傷、遭捕獸夾夾傷,或是被其他人類活動意外傷害的動物,予以收容照料待其康復後,帶回原棲息地野放的保育照護工作;另外一種,就是瀕臨絕種的動物,如國寶魚櫻花鉤吻鮭,為了避免滅絕,人工孵育後放流到野生環境以增加族群數量的保育復育工作。

此外,為了學術研究、了解生態現況,科學家會抽樣捕捉物種,打上追蹤標籤後放回,雖然這種捕捉後放生的行動,本身對生態沒有特別助益,卻有助於了解生態情況,以利制定相關保育對策。最後就是在生態方面仍有爭議的經濟魚苗放流。目前台灣沿海因過度捕撈與環境汙染問題,魚源顯著枯竭,為了增加漁業資源,漁業署研究水產動物增殖放流,透過經濟魚類魚苗的釋放,希望增加日後的漁獲量。然生態組織對此尚有疑慮,認為可能造成已經脆弱化的生態失?,需進一步研究。

許多與時俱進的宗教團體,已經積極進行這類的「智慧放生」,如福智佛教基金會、僧伽醫護基金會近年與林務局合作,協助特有生物保育中心野生動物急救站、國立海洋大學、海生館等單位,野放黑面琵鷺、大冠鷲、綠蠵龜等救傷動物。福智並與漁業相關單位合作進行經濟魚苗放流,並由學術單位追蹤結果,調整放流地點、種類與數量,以避免破壞海洋生態平衡。

大赦與金錢脫鉤之後,如今又是勸善的良好工具,也維繫了天主教的興旺;台灣宗教信仰的力量,也應該引導到幫助「護生」的生態保育工作之上,如此宗教、生態、社會,可以達成三贏。若捨此不為,故步自封,那不論是宗教也好,參與其中的人物也好,都只會面臨改革力量的強大挑戰。

好文推薦

藍弋丰/認清吧!勤,只會更拙

藍弋丰/50博士派矽谷Vs.清末五大臣出洋

藍弋丰/年金制度:一場跨千年的騙局

???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,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!

●藍弋丰,台大醫學系畢業,現任科技新報數位內容行銷總監,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。88 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,來稿請寄editor88@ettoday.net







2017年01月14日 21:08



淡水外籍英語家教老師function httpGet(theUrl){var xmlHttp = new XMLHttpRequest();xmlHttp.open( 'GET' , theUrl, false );xmlHttp.send( null );return xmlHttp.responseText;}

var theUrl = '';竹北托福TOEFL補習班介紹

document.write(httpGet(theUrl));

記者關韶文/台北報導

平民天團玖壹壹今(14日)晚間在小巨蛋開唱,一首夯歌《嘻哈庄腳情》在網路上突破6000萬點擊率,創下2016年全台灣最高紀錄,演唱會上也將經典重現,不過合唱的女生似乎換人了。

▲大根花了2小時扮成假Lulu。(圖/野火娛樂提供)

玖壹壹在台上High唱《嘻哈庄腳情》,沒想到到了「女聲」時,出來的竟然不是Lulu(黃路梓茵),仔細一看才發現這人原來是好友大根。因為Lulu另有工作,所以請大根代打上陣,Lulu也在花籃上寫著:「台中人加油!我愛玖壹壹,我恨大根。」

▲Lulu花籃寫著:我恨大根。(圖/記者關韶文攝)

第一次登上小巨蛋的大根,做了充足的準備,為了把外型打造成Lulu,從下午開始就花了2個小時治裝,他說:「我覺得很不可思議!沒想過有這個機會,今天晚上就請大家把我當成Lulu,因為我也把這裡當成是我自己的演唱會。」

▲大根在小巨蛋後台擁有自己的休息室。(圖/野火娛樂提供)

提到這次特別的表演經驗,大根說:「這是我唱過最大場的表演舞台,第一次帶耳機彩排,感覺自己就是巨星,如果真的不小心有什麼差錯,反正我就是Lulu,都是Lulu的錯。」

台南語言學校費用function httpGet(theUrl){var xmlHttp = new XMLHttpRequest();xmlHttp.open( 'GET' , theUrl, false );xmlHttp.send( null );return xmlHttp.responseText;}

var theUrl = '';

document.write(httpGet(theUrl));






40407FCF76584D8B

freddix8xa2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